10年坚持为参观者讲文学史

来自今日小关 2015-02-03 05:16:36

高原街社区居民担任中国现代文学馆义务讲解员

 

毕业分配 她主动请缨去郊区

现年75岁的朱蔼昭做了一辈子老师,退休后,仍是现代文学馆的一名老师。说起为人师表的岁月,她不胜感慨。

1962年,朱蔼昭从首都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在包分配的年月,朱蔼昭主动要求去较落后的郊区教书。去了当时的远郊顺义牛栏山一中。“当时这里的条件还很艰苦,学生多是农村的孩子,而且学校里时常停电,只能靠煤油灯来照明。”朱蔼昭回忆起当时的情形说道。在牛栏山一中,朱蔼昭一待就是28年。

远郊的日子虽苦,但朱蔼昭的生活却很充实。在与孩子们的相处中,朱蔼昭既是老师,又是班主任和家长。而农村的孩子到镇上读书,从初一到高三,都要住校。“孩子们吃喝拉撒睡都在学校,需要人照顾,生病了,需要人关心,我尽可能地帮助他们,让他们有家的感觉。”朱蔼昭说道。

在课堂上,朱蔼昭是严格要求的语文老师,在课下,朱蔼昭是一群孩子的母亲,给予这些离开家外出读书的孩子以关怀。

 

学生好坏 她不以成绩来判定

“当老师,要尽可能将一碗水端平,对每个孩子都要关心。不管是学习成绩好的,还是学习成绩较差的,都应该一视同仁。”朱蔼昭说道。

在朱蔼昭的印象里,有位学生学习成绩并不好,但热爱体育,中跑、长跑等项目很好。朱蔼昭发现了他这个特长,便让其当体育委员。这位学生受到了鼓励,在体育方面更加努力,最终考上了某名牌大学。

还有一名学生,喜爱跳街舞,在那个年代里,这种西方流传进来的舞蹈在大多数人眼里还较陌生,因此一开始许多人都不理解,有说风凉话的,有背后指指点点的,朱蔼昭却给了他大力的支持,鼓励其在班级和学校的联欢晚会上表演,从而呵护了一个舞蹈梦想的成长。

“在教学中,对待学习成绩好的孩子,当他们犯错误的时候,应该较严肃地批评他,因为成绩好的学生容易骄傲自满,需要及时提醒他们;对待学习差的学生,要多给予鼓励,不能一味地批评。应该通过关怀感化他们,消除师生之间的隔阂,同时,要善于发现他们身上的优点,利用优点,启发他们的自信和尊严,从而将他们的优点最大限度地发挥出来。”

如今,她的学生,有的成为老师,有的成为机关干部,有的成为舞蹈教练,有的成为运动员,分布在各行各业,这都与朱蔼昭当初的独特教育有关。

 

施教藏族学生 生活学习她一起抓

1990年,朱蔼昭被调到位于小关地区的北京西藏中学教书。面对一群来自雪域高原的藏族孩子,她开始了一段全新的教师生涯。

朱蔼昭对学生们的关心首先从生活开始,许多新来的孩子还不太会叠被子、整理内务,朱蔼昭经常来到学生的宿舍里,手把手地教他们如何整理床单、叠被子、打扫卫生……

渐渐地,她和这些学生们都融入在一起了。他们在一起也聊得更多,朱蔼昭给他们讲一些经典故事、人生哲理,藏族的孩子们也给朱蔼昭讲起了神秘高原的文化、习俗。

远离家乡,朱蔼昭知道这群孩子们需要家的温暖、家人的关怀,遇到有的孩子父母不在身边,在他生日的时候,朱蔼昭为其买蛋糕,组织班里的同学一起为他过生日,将爱与祝福传递给每个人。

许多藏族的孩子接触普通话较晚,有的是来到西藏中学后才开始学普通话的,朱蔼昭为了提升孩子们的普通话水平,就在自己的语文课开始前,让班里的学生轮流走上讲台演讲,或朗诵一首诗、或朗诵一篇散文、或读一篇自己写的日记。

有个叫西措的女孩,刚开始普通话讲得不太好,且比较害羞,不愿上台演讲,在朱蔼昭的多次鼓励下,西措慢慢走上讲台,一次、两次,她的普通话越说越好,最后超过班里的大多数同学。

在藏族孩子生活和学习上,朱蔼昭全部投入了她的精力和热情,使这些孩子一步步融入学校生活。如今,朱蔼昭早已退休,但她的许多藏族学生仍念念不忘她。

 

义务讲解 10年来她每周二到文学馆当值

从教师岗位上退休后,朱蔼昭当过辅导老师,没事就在家看看书。一个偶然的机会,高原街社区的工作人员告诉她,现代文学馆在招讲解员,在社区工作人员的鼓励下,热爱文学,更热爱老师这份工作的朱蔼昭决定试一试。

毫无疑问,朱蔼昭顺利当上了文学馆的讲解员。来现代文学馆参观的人很多,多年来,听过朱蔼昭讲课的人数以千计,有研究生、大学生、中小学生,有机关干部,有部队官兵,有各地的作家,也有居委会的大爷大妈,有欧美各国的外国文化工作者,有台港澳的学生老师。面对这些文化层次不一、需求各异的人群,朱蔼昭有自己独特的讲解方式。

“对于文化程度较高,对文学需求更深的人群,如研究生、作家,我会尽力给他们讲一些文学史中没有的东西,理论的讲解会更多;对于一些文化程度较低、文学需求较浅的人群,如中小学生、居民,我会给他们讲更多的作家趣事,理论的讲解会较少。”朱蔼昭谈起自己的讲课经验时说。

10年来,每周二,在现代文学馆的大厅中、展览馆中,这位年过7旬的老人迎接一批批的参观者,送走一批批的文学爱好者,上午9:0011:00两个小时的讲解中,她不喝水也不停歇,坚持着带完这段文学之路,讲完这段文学之旅。

“每次讲完,听到他们说‘您讲得真好’,我就感到无限安慰,一种甜蜜的幸福感溢满心头,这种感觉是用金钱买不到的。”义务讲解了10年,朱蔼昭感慨道。

 

自我充电 撰写几十万字研究材料

虽然朱蔼昭是中文系毕业,又当了三十多年的语文老师,但面对承载了几千年的中国文学史和一百多年的现代文学史的神圣殿堂,她还是感觉自己需要学习的还有很多。

为了能将一百多年的现代和当代文学详细地讲给听众,朱蔼昭一边当起了老师,一边当起了“学生”。一有时间,她就学习相关文学书籍、查阅文学类报刊、向文学馆内的专家学者请教。书中重要的内容、重要的介绍,她就摘录出来;报纸上有关文学的重要文章,她就剪下来;对文学作品、文学人物,她有自己的见解都写了下来……

10年来,她就这样一边讲,一边学,整理、摘录和自己书写的文学资料达五十本,摞起来,已有一把椅子高。她自己更是写下了几十万字的研究材料。

中国现代文学馆的展览中,有700多位作家,4000多部著作和实物,朱蔼昭通过各种方式收集他们的资料,建立资料库。对于现当代文学史中的重要作家,她更是详细、深入地研究,其中,关于鲁迅的研究文字,就多达四五万字。

“现当代文学中的优秀作家,大都是很有个性的。但如果仅仅按照书中的介绍,不能没有趣味,而且使人形成刻板印象,作家的个性形象显示不出来。”朱蔼昭说道。

为了能让自己的讲课更有趣味,也为了还原一个真实、丰富的作家面貌,朱蔼昭不仅研究一般的文学史,而且翻阅作家本人的回忆录、日记、书信,以及报刊上关于作家的逸闻趣事,充分了解作家的生平、生活和情感经历。讲课时,她在文学作品的介绍中,穿插着作家的人生故事,从而使整个讲解丰富生动。

如今,已是75岁的朱蔼昭仍然精神矍铄,行走在文学馆中。“只要我还能走动,就要在岗位上坚守一天,奉献一天。”朱蔼昭说。

 

我也要评论...


即时新闻

公益进行时...

热门活动...